切换到宽版
  • 263阅读
  • 0回复

21世纪,我们能做的,只有油条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huazhuyiyuan
 

 雨,还是那雨;湖,还是那湖;船,还是那船;可是船上的人,已经不是许仙。我不知道,你到底是不是我2500年前放生的白蛇……今生,我已经不再叫许仙,你会认识我吗……麻将,还是那付麻将;打麻将的人,还是那几个人;钞票,还是那些钞票;可是,钞票的主人,已经不再是那些主人。亲爱的,钞票,因为这一局,我已经不再是你的主人;下次,你看见我还会认识我吗,会投入我的怀抱吗……位,还是那位,坐位的人,已经不再是那个人;可是,脸还是那副见了上级领导如同见了睡他妈的爹,见了下级如同是强奸了她女,搞了他婆娘的不同戴天仇人一样,永远难挤一点笑容的脸。
  以为,改了头就会改了脸,换了领导就换了天,事实,只是我南柯一梦。
  我梦了就笑,笑了就醒,醒了就哭,原来领导关心群众的,除了在电视里,就只会是梦一场。
  脆弱的灵魂,脱离不了现实的残酷,残酷的现实,让尽存的那一点自尊,不知道冰存在心低有多深。面对你贱贱的笑,并不知道哪里做错了。现实的生活,让我越来越难把握,你们的表扬和关心。不知道究经是你的丑恶积锭,构成了你们表面的廉政,还是政界的惊悚,让你们步步为营,嬗变你的道貌为盗淫……你的嬗变,也让我越来越难把握,到底是把我辛苦的血汗钱为了我的稳定拱手送给你,还是在平凡的岗位,干出不平凡的成绩,等你们来点石成金。
  拱手送你们我的救命钱,我确实不忍。等你们点石成金嘛,已经耗尽了我不再的青春。哎呀,看来还有只有随大流,不好不坏,不快不慢,不卑不吭,无声无息的耗掉自己的青春,来陪伴你们飞流到远安逸,还是飞落下马的狼狈,到最后无位的落魄。不过,这一切,已经和我无关,就像每次你们拉大旗,办虎皮,想做什么就是很大领导的意思,我们也不可能去对正。每次开会你5点到,通知我们2点到,让我就每次都不得不借助那句爱情许愿来等待你们的出现。可是,书上说你许愿到一千遍,那些人模狗样,表面的道貌岸然,其实满肚子的男盗女娼,不为群众谋福利,把公家财产,变成自己儿孙下蛋的鸡,领着国家的钱,没事就研究怎样给职工下套的人就会出现。
  面粉变油条,我们都来做油条。有关系的不怕,我们没关心也不怕榨。因为,已经是油条了,管你妈怎么榨,也没有油几滴……
平顶山白癜风医院
南阳白癜风医院
快速回复
限80 字节
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,再选择上传
 
上一个 下一个